热评丨香港终于开始清理“毒教材”了!

继清理“黄师”后,香港教育刮骨疗伤再度向前推进。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的建议,决定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香港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影响。香港终于开始清理“毒教材”了!

针对免疫疗法差异巨大的疗效,科学界普遍认为对关键靶点PD-L1和L2寻找更有效的调控手段是治疗肿瘤的重中之重。南通大学范义辉教授课题组和毛仁芳教授课题组通过生物信息学分析,发现癌症细胞内的PD-L1和PD-L2的异常表达,是由于癌症细胞打开了一段封闭的DNA片段,此DNA片段位于PD-L1和PD-L2编码基因中间,命名为“超增强子”PD-L1L2-SE。该DNA片段的异常活化,能让肿瘤细胞异常同时表达PD-L1和PD-L2孪生配体,从而激活T细胞上的PD-1受体,抑制T细胞对肿瘤细胞的杀伤,帮助肿瘤细胞逃避免疫攻击。因此,抑制该DNA片段的活化,攻破肿瘤细胞设置的这道“屏障”,可以帮助T细胞有效杀死肿瘤细胞,为有效治疗肿瘤疾病提供了可能。

肿瘤由于发病率高、死亡率高,已经成为影响人类健康的最主要疾病之一。美国前总统卡特在90岁高龄被确诊恶性黑色素瘤,尝试了多种传统疗法都没有取得好的效果。然而6个月后,卡特总统的肿瘤得到了完全缓解,这是因为他使用了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法——免疫检查点抑制疗法。

“我国外债结构持续优化,外债风险指标稳健。”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说。

是时候了!该到香港教育界痛定思痛、革除痼疾的时候了!(文丨知非)

在持续半年多的“修例风波”中,香港教育暴露出很多问题,而且不少是大问题。部分老师将错误理念教给学生,部分教材把关不严,出现错误引导的内容。尤其是通识课,由于与社会事件紧密联系,落实时却存在漏洞,容易让别有用心者传播及渗透偏颇信息,令部分学生受到“毒害”。随着止暴制乱的推进,随着社会反思的深入,呼吁检视通识教育问题的声音越来越强。

数据显示,2019年9月末,本币外债在全口径外债余额的占比为34%,中长期外债占比为41%,分别较2017年末上升3个和6个百分点。“受中长期外债、本币外债,尤其是作为‘风险共担型’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增长推动,外债结构持续向稳。”王春英介绍。

许多俱乐部球迷期待球队能在2020年至少获得一个冠军,上海上港下赛季的表现值得众人期待。

【更多及时足球资讯,欢迎关注头条号“球叮足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立法会议员张国钧、蒋丽芸等发言支持容海恩的建议。张国钧表示,经常收到香港家长投诉教材偏颇,但却无机制无平台去审视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他强调作为教师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但不应该将偏颇激进的政治思想传播给学生。蒋丽芸指出,自“修例风波”至今,被捕人士中,有2000名学生涉及300多所中小学,被捕学生中最小的只有12岁;此外,有100名老师及助教被拘捕。蒋丽芸质问反对派议员,在这样触目惊心的数字面前,难道还认为成立委员会监察教材是小题大做吗?

最终,建议在17票赞成、11票反对、无人弃权的情况下获得通过。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将通过设立小组,监管香港中学、小学、幼儿园的教材编制。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也在会上表示,教育局将会要求学校进行专业监察,发现相关问题后,香港教育局再跟进处理。

从清理“黄师”到清理“毒教材”,香港教育终于开始拨乱反正、正本清源。香港有言论自由,教师可表达政见,也可不认同甚至批评政府施政,但言论不可涉及仇恨、挑衅、歧视,不可有违社会道德价值观。但就是有人利用通识教育“不送审、无标准”的漏洞,制作出称为“教材”的政治宣传品,煽动学生参与“抗争”甚至出现激进、违法行为。“修例风波”中反映出的这些问题,使香港教育界面临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巨大质疑,难道你们就是通过培养无学、无德、无礼、无义、无国亦无家的暴徒来回报社会吗?

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有关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讨论进行得很激烈,但最终确实体现了邓飞以及许多正直教育工作者的判断。当天,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讨论议员容海恩的建议,考虑是否成立小组委员会,以研究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反对派议员张超雄和许智峰发言阻挠,称该项建议“小题大做”,表示现行评审课本已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容海恩当即反驳表示,成立小组的目的并不是针对通识课这项课程,而是要审视所有在通识课中使用的偏颇或失实的教材。她表示,通识教材不送审本身就有很大隐忧,学生在不完全具备辨别能力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教师及教材灌输的政治思想影响。因此,对于教师编写的教材必须提前审核,若发现偏颇之处应及时处理,而不是在教材已灌输给学生后才作出投诉。

这位与三国传奇人物同名的21岁新星曾留洋葡萄牙,出任左后卫实力不俗。正式签下这位小将,也标志着上港的冬窗引援先人一步,主教练佩雷拉的球队在有备力量上继续得到提升。

那为何校本教材会屡次出现问题呢?前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认为,问题根源在于教育局对校本教材的规范和监管几乎完全缺位,导致对校本教材的规范上存在巨大漏洞。但邓飞也认为,煽动暴力、鼓励“分离主义”的问题教材的出现,事实上也使此问题暴露出来并引起社会重视,令教育局可以在校本教材的规范上为学校给予更清晰的规范指引,甚至高度介入。

王春英说,2018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债务率、偿债率、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等外债指标均在国际公认安全线以内。“预计2019年末这些外债主要指标不会有大的变化,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

香港的教材分为两种,一种是教育局审定的由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另一种是“校本教材”,这种教材主要是学校老师整理的一些学习资料等。而屡次出现问题的教材,就是后者。在某种程度上,校本教材的重要性超过了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因为在香港实际教学状况之下,排第一位的实际上是校本教材,而非出版社教材。